天配母子情

时间:2019-07-19 01:00:42

? ?第一章:糊塗救美結良緣



梁君原本是一個和快樂的人,家道殷實,人也長得帥氣,畢業後又有一分體

面的工作唯一稍微有點美中不足的是父親對他不怎麼好,還有就是沒有一個親

媽。雖然後媽從小對他也不壞,但是那不是母愛,他知道的。不過總體來說,他

的日子還是過得很愜意的。



可是,這一切從半年前跟他一點關係就沒有了。半年前,他跟一個漂亮的女

孩步入了結婚的殿堂,但是,那不是幸福的開始,而是悲劇的開始。洞房花燭夜

,他也激情了,但是激情的後果是,被送去了醫院。



他的陰莖很特別,有點向狗的那東西,在進入新娘陰道深處後,龜頭膨脹了

幾倍,像個大肉球一樣,而且龜頭表面還長出了一顆顆小肉刺,卡在了新娘的陰

道深處,愣是拔不出來。新娘疼得死去活來。



最後,折騰了一個小時,在新娘痛暈過去後,才不得不打120叫救護車。在醫

生的幫助下,好不容易才把兩人下體分開。第二天,新娘就要跟他離婚,說他是

怪物,沒辦法跟他過,他苦苦哀求之下,還是沒能挽救他們短暫的婚姻。



婚姻破滅後,他產生了自卑,他不想承認自己是怪物,於是,從來都沒想過

去嫖娼的他在一天的夜晚去了一家酒店,叫了一個小姐。結果,等剛起激情的時

候,他那根東西又龜頭膨脹變化起來,卡在了小姐的陰道里,小姐痛得大叫,結

果,又是叫了醫生來才解決了問題。



而這次,他的事情也被大家所知道了,大家都帶著怪異的眼光看他,他實在

受不了了,就辭了工作,獨自一人來到了A市,簡單找了份工作安頓了下來。



在A市,他還不死心,去醫院專門找了醫生看,醫生診斷後說,他這是屬於

陰莖變異,在性交時龜頭就會膨脹兩三倍,龜頭內側還會有肉刺突起,起到了類

似倒鉤的作用,讓陰莖拔不出來,只有射精後才會恢復原狀,但是,他偏偏就很

難射精,所以,就造成了進去後很難出來的情況。



而一般女性的陰道根本受不了他這樣的陰莖,所以,醫生建議他以後最好不

要再做性交行為,並對他的這種怪症表示無能為力。聽了醫生的診斷後,他的心

死了一大半。整個人也消沈了下來,漸漸酗酒了起來。



這天夜裡,已經很深了,他自己一個人有點搖晃的走在回出租屋的路上。這

是一段比較暗的路,靠近城市郊區,附近都沒有人家。



突然,他聽到了一聲喊「救命」的聲音,是個女聲,好像是從不遠處的一個

拐角那裡傳來的。接著,又連續傳來了幾聲驚恐的「救命」聲,伴隨著幾聲音男

子的淫笑聲。他一猜,就猜到估計是哪個淫賊在劫色了。



他本不想理會的,他現在連自己都不在乎,還在乎別人的事情。但是,接下

來聽到的一句話讓他憤怒了,「別叫了,沒人會聽到的,這鬼地方哪裡還有別人,

哈哈,即使有,在哥幾個面前,他也是廢柴一個,保證不敢壞我們的好事情,你

就乖乖的讓我們爽一把,保證不傷你性命,哈哈,看不出三四十歲的人了,臉蛋

皮膚還保持得這麼好,老子今晚有福了,強子,猛子,快按住她,我先干一炮,

等下輪到你們。」



「廢柴?廢柴?誰是廢柴?不,我不是廢柴,不是、、、、、!!!!」。

梁君有點昏沈的腦子裡一聽到廢柴兩個字,就徹底的怒了,自從離開家後,他最

聽不得別人在他面前提廢柴兩個字,因為,他已經聽得太多了,正是那兩個字,

讓他受不了而離開了家。



「操你媽的!」他大吼一聲,兩手從路邊各操起一塊磚頭,身形有點搖晃的

就衝了過去。



轉過拐角,醉眼看到三個男青年正圍住一個女的。那女的被按住了手腳,躺

在一塊水泥板上,裙子被拉到了腰部,雙腿被拉開,叫喊掙紮著,但沒能掙開。

其中一個男青年已經把褲子脫到了腿彎那裡,跪在她的兩腿中間位置扶住她的腿

,看來正準備上了。



梁君也不管他,此刻他只想上去狠狠的拍了那幾個混蛋,「廢柴,他媽的看

誰才是廢柴,老子最恨別人說我廢柴,一個對三個?老子怕誰,老子連命都不要

了還怕誰,操你媽的!」



那幾個男青年聽到有人大吼一聲,剛驚覺回頭看,就看都有個黑影從拐角那

裡飛快的衝了過來。



脫了褲子的那人還沒反應過來,腦門那裡就挨了一記磚頭重砸,當場眼一黑

就不醒人事了,旁邊那兩個,反應快點,忙躲閃,但有一個還是肩膀挨了一下,

當下疼痛難忍,慘嚎起來,估計是骨頭裂了。



梁君來了這麼兩下,自己也失去了重心,摔倒在了旁邊。那個沒受傷的回過

神來,見梁君只有一個人,也火了,當下掏出一把尖刀,撲上來朝往梁君身上就

是狠捅一通,頓時刀刀入肉,熱血猛流。



梁君本來還有點混沌的腦子被劇痛刺激,頓時清醒了一大半。他也不懼,滾

到一邊忙爬起來,單腿支撐著身體,渾身是血的照樣揮起磚頭朝那拿刀青年撲上

去,一副拚命的架勢。那狠樣,誰見了誰都膽寒。那青年看了也怕了,也不顧同

夥,自己跑了,他這一跑,那肩膀受傷的小子也忍痛跟著跑了。梁君大吼著追了

幾米,兩眼一黑,就倒了下來。



********************



A市第一人民醫院的特護病房裡,一個約四十歲左右的穿著移動公司深藍色

套裙、挽著職業髮式、身材高挑而豐滿勻稱的成熟女人正在焦急的看著醫生給躺

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梁君檢查,她那漂亮嫵媚的臉上,滿是緊張和擔心的神色。



過一會,醫生檢查完畢,她忙過來問道:「醫生,他怎麼樣了,有沒有生命

危險?」



醫生面色凝重的道:「病人身上被捅了十幾刀,有幾刀傷到了要害,又失血

過多,雖然我們已經盡力搶救,但是,現在他的情況很不樂觀,希望他能挺過來。」



「醫生,你們一定要救救他,花多少錢都無所謂,只要你們能把人救過來,

拜託了。」那女人一聽,頓時急了,忙說道。



醫生搖了搖頭道:「不是錢的問題,我們已經用最好的醫生和最好的藥物器

械來救他了,我們已經盡力了,剩下的就看他的生命力了。」說完醫生走開了。





女人愣愣地看著醫生背影,轉頭看想面如金紙的梁君,握緊了雙手。



********************



話說梁君當是只感覺眼睛一黑,就陷入了一片冰冷混沌中,腦中僅存的最後

一絲意識是「我就要死了嗎?也好,反正也沒有什麼好留戀的了,與其活著被人

嘲笑,還是解脫了好啊、、、、」



好像漂了很漫長的歲月,他那已經散漫的意識突然又集中了起來,他感覺好

像看到了光。



「他醒了,終於醒了,謝天謝地啊,醫生,快來看啊,他醒了。」



梁君在清醒過來的那一刻,感覺到了全身的無比疼痛,同時聽到了一個焦急

又帶著興奮的聲音,一個女人的聲音,很好聽,好像是那天晚上那個女的聲音。

他努力想睜開眼睛,但好像一點力氣也沒有,接著,一陣劇痛又讓他昏迷了過去。



三天後的一個早上,梁君半躺在病床上,正小口的吃著稀粥。粥是一個女人

喂的。



「你感覺好點了嗎?」那女人關心的問道。



「欣姐,我好多了,你不必要太擔心了,你也應該去休息一下了,這裡有護

士。」梁君看著憔悴的她,說道。



柳欣欣坐在床邊,拿著碗繼續小心的喂他吃東西。聽到梁君關心的話,她一

愣,接著就欣喜地說道:「只要你感覺好點就好,我怕那些護士不夠細心,還是

我來照顧你吧,我不累的。」



原來,昨天,梁君又醒了過來,這次他沒有再昏迷過去。他也知道了那個女

人叫柳欣欣,正是被他救的那個。他就叫她欣姐。



柳欣欣對他很關心,說是為了感謝他救了她,要親自照顧他直到他好了為止

。梁君原本不想她這樣為自己操勞,說自己救她是應該的,她無需太在意,但她

還是堅持,他只好隨她了。



其實,柳欣欣之所以留在醫院照顧梁君,一方面是出於感激,另一方面,也

跟她心中的一個感覺有關。不知道為什麼,她看到梁君的臉龐,內心深處沒來由

的感覺有種很親切的感覺,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感覺。好多年了,

她跟人交往,只有淡漠的感覺,從沒有過感覺到誰親切,更不用說是一個不認識

的男人。



她一開始對自己說可能是因為他救了自己,但她內心深處知道不是這個原因

。反正最終,她決定留下來自己照顧梁君。看著眼前的梁君一點點好起來,她內

心竟覺得有種舒懷的感覺,她喜歡這樣的感覺。



她也看出梁君好像情緒非常的低沈,彷彿對一切都有一種無所謂的態度。這

兩天接觸下來,都是她問他答一句,從來不主動說話,一個人的時候就呆呆的看

著窗戶外面,即使醫生明確的告訴他說他能完全康復不會有後遺症,他也沒有表

示出哪怕一點點的開心。彷彿,他的心已經冷了一樣。「他到底是經歷了怎麼樣

的事情,竟然這樣的消沈?」柳欣欣不止一次的自問。



梁君剛才勸她去休息的一句話,雖然說出來語氣很平淡,但是聽在她的心裡

,卻讓她高興了起來。這是他主動跟她說的第一句話,她竟感覺莫名的開心。「

他終於不再那麼冷漠了,這是好事情。」柳欣欣心道。



接下來的幾天,梁君還是話不多說幾句,而柳欣欣也不計較,仍然是細心的

照顧著他。



這天中午,梁君喝完最後一口粥,他看向柳欣欣,道:「欣姐,能幫我個忙

嗎?」



柳欣欣一愣,然後才反應過來。她已經習慣了他不說話。



「說吧,欣姐一定會幫你的。」她忙道。



「我不想呆在醫院了,我想回我自己住處那裡,你跟醫生說說。」



柳欣欣又是一愣:「你要出院?不行,你還沒好呢,怎麼能出院呢,等過多

幾天再說吧,先安心養傷。」柳欣欣不答應。



「欣姐,你說你會幫我的。」



「可你、、、」



「欣姐,沒事的,我的傷都已經穩定了,只差調養了,我覺得繼續呆在醫院

裡心裡很壓抑難受,你就幫幫我吧。」梁君堅持著。



看到他那請求的目光,柳欣欣心裡沒來由的一軟,本來要拒絕的話也沒有再

說出口。「好吧,不過我先去問下醫生,醫生說你可以出院調養了才行。」說完

她搖了搖頭就出去找醫生了。



醫生經過再次檢查,說可以出院去繼續調養,不過要注意很多事項,柳欣欣

耐心的聽醫生的叮囑,還問了不少問題,這才辦理了出院手續。



梁君是打算回自己的出租屋那裡的,但是柳欣欣一聽說他是自己一個人住沒

人照顧且住的地方又是出租屋那種條件不好的地方,覺得不利於他養病,就沒同

意,堅持要接回她自己的住處繼續照顧。梁君見她這麼說,也沒有堅持。



柳欣欣見他同意自己的意見,才笑了起來。梁君見到她笑,突然之間,他的

心莫名的一動。他感覺得出柳欣欣是真的關心自己的,經過這些天的相處,他對

她也有了一種親切感,感覺她像自己的媽、姐姐或者什麼很親近的人,總之,他

也希望能多跟她多呆些時間。從她身上,他又依稀看到了自己的人生好像還有點

色彩。



梁君的雙腿雙手都受傷了,綁著繃帶,不能亂動,柳欣欣就叫了一輛房車來

接他。車在市裡轉了十幾分鐘,終於,在靠近江邊的一棟別墅那裡停了下來。



「到家了」柳欣欣歡喜的道。



梁君一看眼前的別墅,心裡忍不住猜測她是做什麼的,好像很有錢的樣子,

住這麼好的地方,同時心裡又有點不自在。



柳欣欣看出他的異常神色,忙問道,「怎麼,嫌欣姐這地方不好啊?」



「不是,我是擔心我會不會讓欣姐的家裡人太麻煩了,這樣不好。」梁君回

答道。



柳欣欣一聽,原來他是擔心這個,忙笑道:「放心吧,一點都不麻煩,這裡

就我自己一個人住。」說完她就安排人幫擡梁君下車,並把他安置在別墅二樓一

間面向江邊、有大陽台的房間裡。



梁君一看這間房間的擺設佈置,就知道是柳欣欣的臥室,當下忙道,「欣姐

,這間房是你的臥室吧,我怎麼能住你的臥室呢,你換一間房給我吧。」



柳欣欣嗔道,「醫生說你必須住在通風透光充足的房間,這樣才有利於你的

康復,我這裡只有這間房間是滿足條件的,你就不要見外了,住著就是了,再說

我可不高興了。」



梁君見她這麼說,也只好隨她了,不過聞這房間裡的芳香,他有點異樣的感

覺。就這樣,梁君就在柳欣欣家裡安頓了下來。傍晚,柳欣欣親自去廚房做了幾

樣清淡點的菜,喂著他吃。梁君見都是她喂著自己吃東西,感覺挺不好意思的,

但誰叫他雙手都受傷暫時動不了呢。吃完東西,柳欣欣就讓他坐在輪椅上,推他

去到江邊散步。



默默走了一段,柳欣欣開口問道,「君弟,你能跟我說說你的事情嗎?」



梁君聽後沒有回答,過了一陣,他才道,「欣姐,其實我也沒什麼故事好說

的。」



柳欣欣感覺到他情緒低落了很多,知道他不想說這個問題,就轉個話題道:

「那你說說你那天救我的時候,為什麼那麼勇猛嗎?是不是想英雄救美啊?」說

完她自己突然臉一紅。



果然,她這開玩笑似的問題立即讓梁君一愣,然後他回頭,剛好看到紅著臉

的她。他忽然覺得心情似乎好了很多。他一笑,道:「當然了,像欣姐這樣的美

女都不救還救誰啊。」



柳欣欣見他笑了,感覺天空好像都晴朗了很多,「你終於笑了,呵呵,這麼

多天了,都沒見你笑過呢,是不是嫌欣姐不夠漂亮啊?」。她感覺剛才說自己是

美女的尷尬也沒有了,就也跟著逗他。



梁君突然定定的看著她,然後用很正經的口氣說道:「經本流氓鑑定完畢,

結論是,欣姐絕對是美女。」



「貧嘴,哪有說自己是流氓的?」柳欣欣撲哧一笑,說道。心裡竟有一絲甜

絲絲的感覺。



「我本來就是個流氓,欣姐可要注意了。」



「你是流氓我也不怕,難不成你還能把我給吃了?」柳欣欣回應他道。



突然,氣氛馬上變了,梁君又沈默了起來。柳欣欣見狀頓時一愣,不知道自

己又說錯了什麼。



沈默了一會,梁君嘆了一口氣,道:「欣姐,你不是想知道我的故事嗎?」



「你不想說就不要說了,我能理解你的苦衷的。」柳欣欣理解地說道。



「不,我想說了,欣姐,希望你聽了之後不要嘲笑我。」梁君堅定地說道。



「怎麼會呢,不論你說什麼,我都不會嘲笑你的。」柳欣欣忙保證和安慰地

說道。



接著兩人找了個沒人的地方,坐好後,梁君就把他結婚後就被妻子拋棄的事

情簡略的跟柳欣欣說了一遍,他沒敢說具體原因,也沒敢說他嫖娼的事情。說完

後,他定定的看著她,讓他心安的是,柳欣欣並沒有露出嘲笑的神情,而依然是

誠懇認真的樣子。



她認真地道:「君弟,或許很多人嘲笑你,但是欣姐不會嘲笑你,我相信你

,那絕對不是你的錯,你千萬不要自己自卑和自我放棄,你要記住,不論怎麼樣

,我都是理解你和支持你的,你要加油啊!」



梁君的眼眶頓時濕潤了起來,「欣姐、、、、」他說不出話來,他能感覺得

到,柳欣欣的話是真心的。



經過這麼一個插曲,兩人之間彷彿更拉進了無數倍的距離,接下來,兩人聊

了很多話題,感覺竟然有很多共同話題。



就這樣,梁君在柳欣欣這裡住了半個多月,兩人之間的更加的相處融洽了,

或者說兩人之間的友情更深厚了,梁君人也漸漸的開朗了起來。不知不覺間,兩

人都沒有感覺到,各自都已經對對方有了種依賴,見到對方的時候會感覺輕鬆和

開心,分開的時候會想念對方。這種情形,其實已經超越了友情的範疇,只是他

們兩人都不知道或不想捅破而已。



這天,梁君終於徹底康復了,去醫院經過醫生檢查確定,他已經痊癒了。醫

生拆除了他身上的繃帶等物後,他站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柳欣欣抱在了懷裡

,然後當著醫生和護士的面親了她一口,搞得她臉紅紅的,但心裡卻感覺很歡喜。



這天晚上,柳欣欣特地做了一頓豐盛的飯菜,兩人就在臥室的大陽台上一起

飯,喝了點紅酒,以示慶祝。



飯後,柳欣欣問道:「君弟,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梁君思考了一下,搖頭道:「暫時還沒想好,原來的工作現在也丟了。」



「要不,你就到我的公司來上班吧,憑你的簡歷和文憑,是沒有問題的,再

說我也算是公司的一個小領導,還能說上話的。」柳欣欣建議道。



梁君想了一下,點了點頭道:「好吧,我去試試,不過,我要自己去應聘,

省得到時候別人說欣姐你假公濟私。」



柳欣欣撲哧一笑,用手指一摁他的額頭,道:「什麼假公濟私,明明是你大

男子主義心理作怪,還找藉口,放心吧,我也相信你的能力,就不干涉你了,祝

你好運哦。」



梁君見被點破,尷尬的笑了笑,也沒有反駁。接著,兩人又聊了一陣子,才

分開去休息了。



第二天,梁君就去了柳欣欣所在的移動分公司那裡應聘。果然,很順利的就

被錄用了。當天晚上,兩人又喝了一瓶紅酒慶祝了一番。



梁君提出要搬回去,但是柳欣欣不同意,說這別墅反正這麼大,自己住也怕

,堅持要他繼續住在她那裡,就當是保護她了。最後,梁君說不過她,只好同意

以後繼續住在她這裡,但是,他提出一定要換個房間住。這點柳欣欣倒沒有反對

,畢竟自己的閨房老是讓一個男人住也不好。



就這樣,兩人的生活就規律了起來,早上,一起去上班,下班也一起回來,

然後一起吃飯,一起散步,一起去購物,一起去看電影,一起、、、、、,總之

,基本上都是形影不離。戀愛的氣息,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在兩人中間瀰漫開來。











第二章:歷經磨難成眷屬



愜意舒心的日子總是過得那麼快,一轉眼,已是過了三個月。



梁君和柳欣欣的感情,在無數的點點滴滴的積累中,終於徹底衝破了友情那

層薄薄的窗戶紙。捅破那層窗戶紙的那一天,正好是兩人相遇後的第一百天。



那天的傍晚,梁君和柳欣欣像平常一樣,吃了飯後一起在河邊散步。一路走

著,柳欣欣能感覺得到梁君比往常話少了很多,都是在她說話後他才接著說。



梁君當時的心裡確實有事,他的心很糾結。他心裡非常非常的想做一件事,

但同時又很有顧慮。



最後,他的渴望還是戰勝了他的顧慮,他把自己非常想做的那件事做了出來。



「欣姐,做我女朋友好嗎?」他鼓起無限的勇氣對柳欣欣說道。



柳欣欣先是一愣,接著心跳加速了起來。看著梁君臉上的一片真誠和熱切期

盼之色,柳欣欣忍住了心中的激動,假裝鎮靜地對梁君說道:「君弟,別開這樣

的玩笑好嗎?」



「我是認真的,欣姐,我是真的非常想讓你做我的女朋友。」梁君非常認真

地回答道。



「我可是比你大差不多二十歲啊,你不嫌我年齡太大了嗎?」她的聲音中已

經有了微微的顫動。



「不,我一點都覺得年齡的差距是什麼問題,即使你比我大三十歲四十歲,

我也要你做我的女朋友,因為我真的很愛你。」梁君有點激動地說道,握住了她

的雙手。



「你還那麼年輕,現在只是一時衝動,等你將來遇見了喜歡的女孩子,你就

知道你現在的想法是錯誤的。」柳欣欣身體有點發軟地說道,已經掩飾不住自己

語氣中的顫抖。說完她心中湧起了後悔的感覺,緊張地看著他,想知道他怎麼回

答。



「我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心,我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一時衝動。在一

個月前我就想跟你說了,但我怕你會拒絕,現在,我再也不想等了,哪怕說出來

後馬上被雷劈死,我也要說,欣姐,我愛你,你是我活著的唯一意義,答應我,

好嗎?」梁君神情已經非常激動了起來,緊緊地握著柳欣欣的手,大聲地把話說

了出來,話的最後,已經帶著哀求之色。



柳欣欣身體顫動,還想說什麼,卻已經被梁君有點粗野地一把抱入了懷中,

緊緊地摟著。她清晰地感覺到,他的心跳是如此的劇烈,他的手,是那麼的有力。



她輕輕的掙紮了兩下,就靜靜地伏在了他的懷中。



「我答應你。」



一分鐘後,她在他的懷中說道。此時她臉上的神情,是那麼的安心、舒心、

開心。



河邊,頓時響起了一聲男子的驚喜呼叫聲,彷彿有人中了億萬大獎一般,不

,似乎比那個還興奮的樣子。隨後,又傳來一陣狂急清脆的親吻皮膚的聲音以及

一個女子嗔怪嬌呼的聲音。



「真是世風日下啊,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的。」

幾十米外,一個老太太拉著小孫子的手,一邊嘆息著一邊轉身離去,彷彿害怕小

孫子會受影響而在長大後跟著學壞。



*********************



從那天的傍晚之後,梁君迎來了一段更加美好的時光。捅破了那層紙後,梁

君覺得世界彷彿變了一個樣子,所過的每一分每一秒,似乎都帶著甜蜜的味道在

裡面,讓他不時地感嘆原來人生還能這麼有滋味。



而柳欣欣也是變了很多,似乎每時每刻嘴角都要帶著一絲笑意,只要不是瞎

子,是個人都能看得出她每一天的心情都非常的好,身上散發著一種別樣的魅力

。有經驗的人都得出了同樣的一個結論,那就是柳欣欣戀愛了。這個結論讓公司

了的很多人都大跌眼鏡,因為柳欣欣平時冷靜淡然甚至是有點淡漠的樣子多年來

已經深深地烙在了他們的心中,現在這個突然的轉變所造成的感覺差距實在是太

大了,彷彿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頓時間,公司裡很多人都想知道到底是哪位高手這麼厲害,竟然能把柳欣欣

這個冷美人給追到手了,還能讓她性情都發生了那麼大的變化。要知道,當初可

是有不少帥哥款爺瘋狂地追求過她,可惜都連她的影子也沒有追到就徹底敗北了

。當然他們怎麼想都沒想到,他們心中的那個高手,其實就在他們身邊。由於梁

君和柳欣欣平時在公司時,都是各做各的,並沒有表現出一點很親密熟絡的樣子

,再加上兩人年齡差距這麼大,所以根本沒人想到他的身上。



先不管那些八卦的人怎麼想了,至少梁君從來就不會去管,他只在一邊看熱

鬧,偷偷地過著自己甜蜜的小日子。



而既然是甜蜜的日子,那當然是少不了做些甜蜜的事情。梁君和柳欣欣確定

了關係後,相處的時候少了很多顧忌,用郎情妾意來形容他倆相處時的情形非常

的恰當。不過,兩人相處時再怎麼隨便、再怎麼打情罵俏,甚至連身體的撫摸都

做過,但始終都沒有走出那最後的一步:做愛,而兩人似乎還各自都很樂意維持

這樣的狀態,彷彿,只有精神上的相愛也滿足了。但實際上呢,隨著時間的延長

,兩人各自心裡都產生了一種相似的憂慮感,都有點害怕這樣的狀態無法保持的

那一天的到來。當然,他們此時並不知道對方竟然有著和自己相似的憂慮。



就在梁君開始對未來產生了些憂慮的時候,一個更大的危機卻已經悄悄地接

近了他。



這天,公司突然宣佈,要從普通員工中提拔一名部門經理,公司要員工們先

自己投票選出兩名侯選人,然後再由公司高層決定具體選用其中一個。這個決定

一宣佈出來,頓時就在公司普通員工裡引起了很大的震動,大家都弄不明白公司

這是唱的哪一出,因為以前從來都沒有過這麼提拔人的方法。不過再怎麼不理解

,宣佈的事情還是被認真執行了。經過大家投票,最後產生了兩個候選人,一個

是梁君,另一個是公司的老職員,劉開亮。梁君之所以被選上,主要還是得益於

他超強的工作能力。他雖然進公司沒多久,但他為公司所創下的業績屢破公司的

記錄,大家都很佩服他的能力,所以很多人都投了他一票。



得知自己被選為侯選人後,梁君倒沒有覺得有太大的驚喜。當晚回去後,柳

欣欣向他祝賀時,他只是無所謂地說了一句「這是必然的,也沒什麼。」,結果

惹得柳欣欣一陣白眼。



第二天,梁君和平常一樣,搭柳欣欣的車到了公司附近,自己先下車後再步

行去公司。



剛去到公司,他就感覺到公司裡的人都用異樣的眼光在看著自己,搞得他滿

頭霧水。快到辦公室的時候,突然,旁邊走來一個職員,名叫張前的,是劉開亮

的好友。他看見梁君,就咋了咋舌頭,然後有點怪腔怪調的道:「看不出來,我

們梁君同志原來還是個名人啊,之前真是失敬。」



梁君不知道他是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以為他是說自己成為經理候選人的事,

一笑,道:「我哪裡算是名人啊,這麼多領導,怎麼也排不到我啊,你就不要瞎

說了。」



張前有點憐憫地看了梁君一眼,得意地說道:「瞎說?不不不,我可沒瞎說

,大家可能不知道吧,去年3月7日的時候,我們的梁君同志就已經上過B市的新

聞頭條了,那個轟動啊,真是沒得說的,不信,你們自己看看這份當時的報紙就

知道我沒瞎說了。」說完他揚了揚手中的一份舊報紙。



旁邊的一些同事見他說得那麼懸乎,也起了好奇心,都圍了過來想看看張前

手中的報紙。



梁君瞬間刷的臉就白了,他知道張前所指的是什麼事情。他下意識的忙想搶

走張前手中的報紙,但是張前早就防他這一手,一躲,就把報紙塞到了旁邊的同

事手中,並側身擋在了前面。



「哇,還有這樣的事情啊,一男子去嫖娼,結果因為陰莖變異,拔不出來,

最後去醫院才弄出來,看看,還有照片,怎麼那男的長得那麼像某人呢?」



「什麼像某人,就是某人,你看下面寫的,梁姓男子,估計錯不了。」



「呸,原來他是這樣的人,虧我還投票支持他當候選人呢,後悔啊!」



那一幫男女同事一邊看報紙,一邊發表評論,目光不時地看向梁君,帶著鄙

視。



梁君此時腦子已經一片惶恐,他知道自己完了,至少在這裡完了,但他不知

道該怎麼辦。那件事情就像一把刀一樣懸在他的頭上,是他洗不去的恥辱。這段

日子的平靜讓他以為事情已經過去了,誰知道還是又被翻了出來,給了他致命一

擊。



「在A市被人認出來,到了這裡也是一樣,難道到了C市D市E市就不會再被認

出來嗎?天啊,以後還有什麼活路啊、、、、」他心中絕望地想著。



「真是個怪物,廢柴,居然在我們公司,真是可怕了!」不知道是誰說了這

麼一句。



這句話終於讓咬牙強忍著羞辱的梁君失去了理智,他紅著脖子怒視著眾人,

吼道:「你們憑什麼說我是怪物廢柴,憑什麼?你以為我願意這樣啊?願意啊?

你們這幫混蛋,你們知道什麼?知道什麼?」他的樣子讓眾人都不禁後退的幾步

,怕他發狂打人。



這時,圍觀的同事越來越多,張前好像不願意放棄對梁君的繼續的打擊,譏

笑道:「我們知道什麼,我們只知道你是個怪物加廢柴,要不然怎麼才結婚第二

天老婆就這麼急著跟你鬧離婚啊?你都這樣了,還有女人願意跟你才怪呢,還是

找個地方收著吧,就你那樣,還出來禍害女人,連妓女都不放過,哪個女人碰到

你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黴了。」



一些女同事也鄙夷的道:「就是,這樣的人,是個母的都該避這他,太可怕

了。」



「啊!!!」



梁君大叫了一聲,後突然含淚狂笑了起來,接著他聲音悽慘地吼道:「對,

我是個禍害,是女人的禍害,好,你們都那麼厭惡我鄙視我,是不是我永遠消失

了才合你們的心意?我是怪物,廢柴,我禍害人間,哈哈哈、、、、我是不是早

就該死了?哈哈哈……」吼完他就狂笑著發足朝樓頂那裡跑去。



這下,眾人都蒙了,張前也張口結舌的,他想不到梁君竟然會這麼受不了刺

激,聽那語氣似乎是要尋短見。



不知道誰先喊了一聲「快去救人」,然後眾人就一窩蜂的朝梁君追去。等眾

人追到樓頂,就見到了嚇人的一幕,只見梁君已經爬到了樓頂的邊緣那裡,好像

隨時都有可能跳下去。看到這狀況,眾人都驚嚇得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就在這時,有個驚恐顫抖的聲音響起「君弟,你別想不開啊,你如果跳下去

,我也跟你跳下去,我說到做到。」



聽到這個聲音,梁君本來已經有點前傾的身體突然一頓。他轉回頭,看到了

柳欣欣那滿是驚怕欲絕神色的臉。



他淒然一笑,道:「欣姐,你就別管我了,我是身敗名裂,已經沒有臉活在

世界上,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我的活路了,你又何苦為了我做傻事呢,你就不要

管我了。」



「不,你那叫什麼身敗名裂,都是他們說的,那肯定不是你的錯,我相信你

一定是有苦衷的,你千萬別想不開啊!」柳欣欣帶著哭腔喊道。



「欣姐,他們說得沒錯,我就是個怪物廢柴,我不應該活在這個世界上 ,

別了,欣姐。」說完他做勢欲跳。



「不!」柳欣欣發出淒厲的叫喊。



「我愛你,哪怕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討厭你,我都會永遠愛你!」她不顧一切

的哭著喊道,要不是有人拉著她,她早就衝過去了。



梁君已經向前邁出的身體再次一頓,他慘然一笑:「欣姐,謝謝你,或許你

以前這麼說我會相信,但是今天你知道了這件事情,你心裡肯定也在鄙視我是不

是,你的話也不是真心的,你只是想哄我而已,我這樣的人,是不會有女人真心

喜歡的,我知道的,哈哈…. 」



「你跳下去我馬上跟著跳下去!」就在梁君說話的時候,柳欣欣已經掙脫了

阻攔,跑到離他不遠的樓頂邊緣那裡,做出要跳下去的動作。



「欣姐,不要!」



梁君雖然做好了死的打算,但是他也不想柳欣欣陪自己去死,他雖然不敢確

定她會不會真的會陪自己去死,但他不敢賭,因為她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還掛

念的人了。



「君弟,我說的都是真的,我愛你,我要嫁給你,無論你以前做過什麼,你

是什麼樣子的,我都不管,我只知道,我真的愛你,我不能沒有你,如果你死了

,我現在馬上就去陪你。」柳欣欣悽慘地說道。



梁君心裡震撼了一下,但他心中的死意還是沒有消散。



就在這時,有幾個男同事已經悄悄的摸到柳欣欣的背後,並突然把她抓住,

而梁君那邊,由於視野開闊,眾人怕刺激到他,沒敢這麼做。



「欣姐,謝謝你的愛,但是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我去了,你一定好好好為

我活著,再見了!」梁君見她已經被人抓住不可能再跳得下去,就心裡一鬆,然

後淒然一笑,揮了一下手後,縱身往樓下跳去。



「不!」



柳欣欣看到這一幕,肝膽欲裂,她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突然一下子掙脫了同

事的阻攔,向前衝了兩步奮力向下一跳。



梁君在半空中看到柳欣欣也跟著跳了下來,他突然之間,覺得心裡彷彿被生

生撕裂了一般的痛,「對不起了,欣姐,是我辜負了你的真愛,下輩子再報答你

的愛了。」他心中默道。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兩人從十樓先後落到底了,但是,都沒有死,只是昏迷

了過去,因為,下面已經有消防隊的官兵拉好了救護網。原來,剛好公司旁邊就

是消防隊的總部,剛才一鬧出動靜,消防隊的人看到了,急忙在下面佈置好了救

護網,還好夠及時,也算他兩人命不該絕。



樓上的人看到這一幕,也都稍微放點心下來了,但眾人心裡都沈甸甸的,已

經沒有了剛才鄙視譏笑的心理。此時,再蠢的人也知道了柳欣欣的戀人是誰了,

不過已經沒有人有心思去理會這個八卦了。



消防官兵見人救下來了,忙從救護網中把人給擡下來,準備送醫院,但經過

這麼折騰,兩人先後都自己醒了過來。看到救護網,兩人都明白了自己沒死成的

原因。剛才梁君是背對地面墜落下來的,撞到救護網才被震得昏迷了過去,而柳

欣欣在跳出樓後,就恐懼地閉上了眼睛,最後也是撞到救護網才昏迷過去的,兩

人昏迷過去前都沒有看到下面已經有人張開了救護網,此時醒來看到才明白了過

來。



柳欣欣掙紮著站了起來,拒絕了消防員的攙扶,走到了梁君的身邊,梁君也

站了起來,兩人對視了一眼,突然,緊緊的相擁抱在了一起。



「君弟,你不要再去尋短見了,好不好,答應我,答應我。」柳欣欣哭著哀

求道。



梁君抱緊了她,含著淚點頭道:「我答應你,以後都不會了,為了你,哪怕

全世界的人都鄙視我嘲笑我,我也要堅強的活下去。」



接著,兩人吻在了一起,完全不顧旁邊還很多人圍觀。而周圍圍觀的消防官

兵和公司的同事,一點也不覺得他們的行為很出格,他們心裡只有動容,不管怎

麼樣,這兩個人雖然年齡相差了近20歲,但是,他們這份經歷過生與死的考驗的

愛情,絕對是值得人尊重和佩服的。掌聲,漸漸的響了起來,接著,越來越熱烈

,經久不息,這是為這一對戀人祝福的。



許久,在掌聲中,兩人的唇分開了,柳欣欣脈脈的看著梁君,溫柔的道:「

君弟,我們現在就去登記結婚,好不好,我現在就想正式成為你的妻子,誰也不

能分開我們。」



梁君對她深情的道:「欣姐,我願意,我非常願意,擁有了你,我這一輩子

再也沒有一絲的%
点击返回顶部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